八斤八两

喜欢茨木酒吞大天狗带土卡卡西斑柱间数字松

[all茨/酒茨/狗茨]有恃无恐6


狗子你这是性骚扰你造吗

       
        月色朦胧,大天狗发现自己飞于海上,海面波涛汹涌,有黑影浮上,石距!大天狗急忙扇动翅膀,奇怪的是翅膀也动不了了,身体不由心的向下坠去,被石距恶心的触手缠上,托入水中,窒息,黑暗。“啊!”大天狗急忙睁开眼睛,下意识抬手差点被近在咫尺的角戳个正着,他无奈的看着整个人趴在自己身上睡得正热的茨木,刚刚可能就是因为他,茨木赤裸的臀部紧挨着小天狗,大天狗脸一热,小天狗可耻的抬头了,大天狗咽了咽口水,自我安慰,我就蹭蹭不进去。
        茨木本来睡得正香,却突然感觉有什么一直在顶自己的臂缝,他扭了扭腰,顶蹭停止了,他满意的咂咂嘴,刚要再次沉沉睡去,顶蹭又开始了,且有蹬鼻子上脸愈蹭愈欢之势,茨木猛然睁开眼睛,入目就是一张明显爽到了的狗脸,“爽吗?”茨木咬牙切齿,大天狗下意识的点头,“那来点更爽的吧!”等大天狗反应过来已经晚了,翅膀被压了一晚上,根本飞不起来,大天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只巨大的手从下面伸出准确的避开床把自己捏了个爽。
        茨木赤着脚下了床,不去管蜷缩在床上直接被吓萎欲哭无泪的大天狗。屋里已经被打扫干净,他在桌子上找到了和大天狗放在一起已经被处理干净的衣服,衣服上有张字条,大概意思就是“我去找小蝴蝶玩了,茨木你照顾好自己吧,大天狗要被你弄裂了的话,桌上有药,还有润滑,下次注意点,角落我温了粥,让大天狗吃点,庆祝他开苞。”茨木有点不明所以,但他还是笑了笑,虽然莹草有点怪怪的,但还是谢谢她了。
        他把字条收好,慢慢穿上衣服,角落果然有用妖火保温的锅,他掀开,里面糯米与红豆映衬着,发散着香味,他给自己盛了一碗,坐到桌边,入口糯软,他抬手把大天狗的衣服扫到地上,洁白的和服粘上了尘土,嗯。他眯起了眼,心情更好了呢!
        大天狗躺了会发现没人理他就自己下床,看见地上的和服也不介意拾起抖了抖披上,他面瘫着一张脸站在茨木面前,茨木立刻拉下脸,他把勺子放下,努力克制自己不去对大天狗胯下××行注目礼,但还是忍不住和自个儿的比比大小,茨木不自然的别开脸:“你怎么还不走?”
        大天狗不说话,他向下伏身,茨木躲闪不及,呼吸括过耳廓,茨木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却什么都没发生,再一看自己的粥碗不见了,而大天狗坐一边吃的正欢。
        “你不会自己去盛!”茨木抓狂了,这人占他便宜还蹭他的饭。
        大天狗不管他,只顾吃。
        “哎,吾问你,你什么时候走?你有什么目的?”
        大天狗用勺子把最后一勺送进嘴里,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
        “我不会害你,我不想走,”大天狗认真的说。
        茨木一时噎住了。不知说什么好,良久,他平静下来看着大天狗的眼睛,似乎他也像他一样看过某人,而那个人也赶过他。
        大天狗五官维持着面瘫,但心里早就乱了,为什么呢?茨木突然笑了,眉眼弯弯“好啊!”他说“跟着我吧!”阳光从小木窗流出,洒在茨木的脸上,金色的眸眼波流转,大天狗有些痴了,对了!他连忙拉住想要去再次盛粥的茨木的袖子,茨木不解的看着他地看着他,大天狗嘴角弯起,“我知道了。”
        “什么?”
        “我知道我为什么想跟着你了,”大天狗表情严肃,连带茨木也严肃了起来:“为什么?”
        “我想要你!”
        “……”茨木又笑了笑,一拳打了过去。
   
       

评论(1)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