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斤八两

喜欢茨木酒吞大天狗带土卡卡西斑柱间数字松

[all茨/酒茨/狗茨]有恃无恐5

        大天狗晕乎乎的,连翅膀都停止了掉毛的特效,当时茨木要洗澡让自己帮忙时,自己不知怎么的脑子一热就应了,莹草愣了愣随即笑逐颜开,迅速准备好热水,带上门出去时还说我回避一下,把握好机会好好干。回避个毛线,茨木啥你没见过,我假装不懂你说的干是什么意思。大天狗一脸黑线刚进去想跟茨木说,你自食其力吧!就看到茨木已经裸着身子坐在被子上,见自己进屋,自己伸手示意把他抱起来,还笑了一下,笑得大天狗的小天狗差点立正敬礼,大天狗急忙扭过去看墙,他没想到,没想到茨木这么奔放。以前没看出来啊!他的整张脸都红透了,怎么没这感觉(这就起真人与充气娃娃的区别),旖旎归旖旎,大天狗心里还是察觉到了不对。
        大天狗扭了过去,茨木的笑凝固在脸上,自己就这么招人烦吗?他努力不去回想酒吞,酒吞原来这么厌恶他么,原来自己一直都是他的麻烦么?罢了,以后不会再去找他了,可是,自己几乎是为了酒吞而活的,没了他,没了他……茨木不想想下去了,他看了看仍背朝向他的大天狗。他与大天狗素不相交,他在这里的目的茨木说没有疑惑是假的,刚刚他要求帮忙是一时起意,顺势试探一下,他摸不清这个妖,同位大妖,自己现在身体虚,不得不防备,茨木迷了迷眼,s起了杀心?他又觉得累了,身体黏腻,他向b床沿靠去,后穴却突然刺痛,身体失去了重心。
        还没等大天狗把心里的不对挖出来仔细揣摩,就听到了“砰”的重物落地的声音,大天狗连忙起身,几部快走想扶起茨木,茨木眸光一闪,大天狗手疾眼快的把向自己心脏部分袭来的鬼爪扭到它主人背后。茨木挣扎了一下。奈何他身体尚且虚弱,动弹不得,大天狗沉默了一阵,茨木也咬着嘴唇不说话。大天狗面无表情,一把扛起茨木,按着茨木头部以头向下的姿势把茨木浸在水桶中,茨木在水中挣扎,缺氧,绝望,大脑一片空白,热水不断灌进口腔中,大天狗在感到手下挣扎开始微弱时松开了手。茨木狼狈的浮起来,大口喘气,糊了一脸的白发随着呼吸有少许进入口中,大天狗温柔的替他拨开了,拧着茨木不知是因为窒息还是热水而变得通红的脸迫使他抬头与他对视,大天狗刚想挑眉,做一个高冷公子的标准表情,就措不及防的以四脚朝天,木屐四飞的姿势被茨木拽到在了浴桶里。
        他们扭打在了一起,桶里的水乱飞,最终大天狗一手扣住茨木的独臂,一手搂住茨木的腰,使茨木安稳下来,茨木想趁大天狗不备逃脱的想法瞬间流产。只得一脸憋屈,乖乖在大天狗怀里时不时挣扎。
        “啧,别乱动!”
        “汝顶到吾了,”茨木费力的扭过头看他。
         大天狗脸色以可见速度红了起来,他别过脸去,不动声色的向后撤了撤胯,语气却一本正经地说:
        “男人,你在暗示什么?”
        茨木翻了个大白眼,脸却不自主的红了起来,不只是被气的,还是热水蒸的,“我说你面具,白痴!”
        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大天狗被骂白痴居然没生气,他干咳了一声,感到额发与衣服湿漉漉的粘在脸上,身上不舒服,手却腾不出来,他看着眼前人赤裸的肩头,默默地蹭了蹭,把额发蹭到一边,茨木不适的抖了抖,却被控制的更紧了,大天狗皱了皱眉思索着怎么解决衣服的问题,接着就毅然决然的用腿勾紧了茨木,腾出一只手飞速扯下上衣,用腰带把茨木的独臂背到背后捆起来,接着松了腿脱裤子。
        茨木:“……”
        “玛德智障,此时不跑更待何时,看吾乾坤大挪移。”茨木一边暗想,一边贡献了自己为我们演示了什么叫心动不如行动,可是他刚用胯部一个用力挺起身半站起来,就因手背在后面重心不稳,晃晃悠悠的又跌回了刚刚脱完裤子面无表情就张手等着的大天狗的怀抱,激起巨大水花。
        茨木“……”
        被水扑了一脸的大天狗“……!”
        大天狗拥着茨木,手在茨木身上游走,看茨木不想理他就变本加厉的把下巴卡在茨木肩头,还在路过那颗嫣红时掐了一把。
        “唔”茨木抖了抖,胸尖传来痛感,他用头猛撞大天狗卡在自己肩窝的脑袋,“你到底想干嘛?”
        大天狗的语气如此诚恳,“帮你洗澡!

         “那你脱衣服干嘛?”
         “你把我扯进来的,这要问你,”大天狗理直气壮的好似茨木才是那个无理取闹的人。
        茨木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那你淹我了!”
         “那你想杀我!”
         “哼!”
          “哼!”
        两人难得默契,不约而同的意识到,自己的智商刷新到了下限后沉默。
        良久,大天狗动动下巴蹭了蹭茨木肩窝,茨木闪头却躲不过,只得微微偏头,“放开吾,别蹭了.”
        大天狗迷了迷眼,一口咬在眼前的肩头上,留下一个牙印。
  “你是狗啊?”
        大天狗微微抬头,望进那一双金眸,语气认真“汪汪”
        茨木:“……”
        “我不会害你!”
        茨木不回话,他微微低头,别扭的避开,大天狗的视线,“知道了,快放开吾,”语气仍嫌弃却没有抗拒。
        大天狗恋恋不舍放开茨木,把掴在茨木身上的腰带解开,茨木向前撤了撤跨,发现刚能容下两个男人的浴桶中转不过身子,只得作罢,“你快出去,吾要洗澡!”
        大天狗面无表情的不知在想什么,他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把它伸了出去,茨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胸前多出的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掐了一下自己的乳头。
        茨木“!”
        大天狗(无辜)呆然,手感不错的是这里啊!
        茨木回头给了给了大天狗一个笑“地狱鬼手!”
        木桶经不住他二人作死,“轰”的倒了下来,莹草听到巨响,担心出什么问题,猛的推门进来,就看到了一地水和茨木被倒出来的赤裸的上半身。她一边温柔的捏起小草找大天狗问问情况,一边连忙扶起茨木,却眼尖的看到了大天狗的翅膀从茨木身下伸出来,难不成?
        “你们继续,继续,待会我收拾,我先给天儿煮红豆饭啊~!”
        莹草一边给狗茨们带上门,一边暗想,看来茨木好像没有什么心理阴影,没想到茨木身体这么虚弱还是上边的,真不愧是茨木啊!
        茨木“……天儿是谁?”
        大天狗“……天儿是谁?”
        莹草儿,一个善于脑补的女人。
        茨木撑起身子想爬起来,腰部却被抱住,因为位置的原因,大天狗整个脸在茨木胸肉的正下方,软软的小茨木搭拉在大天狗小腹上。大天狗用手把茨木上身压下,埋在茨木胸肉上以掩饰烧红的脸,不知外向什么,茨木狰不来,急得想骂人,过了一会儿,大天狗不止想到了什么,一把把茨木掀开,脸色重回了平静。他把木桶和半身在桶里尚且呆滞的茨木连桶带人一把抉起,用妖术把自己和茨木的头发弄干,他把茨木扛起扔到被子里,想吻茨木,茨木一拳打过去,手却被扣到头顶,茨木头别过去,如此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独臂的不便,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想干嘛?”
        “想!”一本正经。
         “不愿意?”大天狗偏了偏头。
        “不愿意!”茨木面红耳赤,他是倒了多大的霉惹上这个神经病。
        “哦,”大天狗松开茨木的手,在茨木旁边躺下,拉开被子盖住两个的身体,搂住茨木的腰闭上了眼睛,无比自然,仿佛理所当然。
        茨木“……你干嘛!”
        “睡觉。”
        “那你摸我干嘛?”
         “一起睡!”大天狗不耐烦的微挣了眼,并往茨木肩窝上蹭了蹭。
        “我不困”
         “谁管你”
        “莹草还在外边”
        “一起睡?”
         茨木表示不想和大天狗聊天,他挣不来大天狗的手臂,就倚在大天狗怀里嘟囔真是个奇葩,大天狗面无表情的不轻不重地一巴掌拍在茨木屁股上,茨木瞬间噤声,没一会就打了一个哈哈蜷着腿睡着了,大天狗睁开眼审视着茨木的睡姿,把茨木搂的更紧了,也进入了梦乡。
       

       

评论(8)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