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斤八两

喜欢茨木酒吞大天狗带土卡卡西斑柱间数字松

[酒茨] 茨球带给我们的

一个小段子 茨木新皮有感

       茨木醉了。
       酒吞微醺,一脸呆滞的被茨木没缘由的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啊,吾友,啊!”茨木号的振聋发聩,酒吞猛一回神堪堪把即将蹭自己一胸鼻涕的脑袋拎起甩在一边,“啊,吾友,啊!”,“你号啥呢,本大爷没死呢!”酒吞不耐烦了,作势起身,却又被一把抱住,啧,酒吞想到打这家伙一顿会让他更兴奋,生生的压下了骚动,他拉起一撮白发,“本大爷问你到底怎么了?”见茨木扁了嘴,一脸委屈的抽噎,又放缓了语气,“怎么了,刚刚开始喝酒时还好好的。”茨木眼眶里又现了泪来,“吾,吾想起昨日恐怖的梦来,吾生了崽子,吾友就不要吾了,只和崽子在一起,吾友又抛弃了吾,哇!”“停,给本大爷停!”酒吞哭笑不得,他温柔的抹去茨木眼角的泪,信誓旦旦的说:“先不说你能不能生,生了又如何?本大爷是那种为了一个小崽子抛弃属下的妖么?”
        茨木的眼睛兀的迸发出神采来,“是的,吾友如此英明,神武,强大,邪魅,帅气迷人,是世界上仅此一位最伟大的妖,怎么会被区区小崽子迷惑!”
        “知道就行,”酒吞掩盖了自己的得意,提了茨木衣角给他擦了擦鼻涕,吻上了那泛着水光的唇。
        当然,纵欲过度导致茨球出生后,茨木梦境成真,可真是意料之中的事呢。[摊手][摊手]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