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斤八两

喜欢茨木酒吞大天狗带土卡卡西斑柱间数字松

[酒茨/茨酒]致挚友

大概是上一篇 青行灯说  的补充吧

吾的挚友最强大的酒吞童子啊:
        现在大江山都很好,一些流失的妖怪们又都回来了,吾最近在忙着编辑名册,虽然很累,但看到吾友山上人丁兴旺,吾很是高兴,姑姑的羽毛比之前更漂亮了,莹草爹也回来了,她还是和之前一样雄壮威武。吾以为汝去找鬼女了可她今天说汝不在呢,汝去哪了?不过也不用担心,大江山吾会替汝好好管理的,汝不用担心。
                                                                    茨木

吾的挚友最强大的酒吞童子啊:
        汝过得好吗?吾有多久没见过吾友了?吾也不知呢。这边的花都开了一片又一片,还是槐花酿酒最好。吾友,吾每年都在酿酒,酒缸埋满了山上,每颗树下,吾一点都没偷喝,全留给汝了。算这日子,有几年份的都迟了最好的时候。汝何时来尝尝?吾会一直等汝。
                                                                    茨木

吾的挚友最强大的酒吞童子啊:
        吾友在外面寂寞否?吾想,一个妖肯定很寂寞。吾最黑暗的时候就是刚化鬼一个妖的时候啦,那种无依无靠,还好吾友带走了吾,给了吾陪伴的感觉,现在吾友虽然不在身边,可吾还有姑姑与草爹,有j大江山众们,一想到吾友孤单我就有些难过呢,吾想去伴吾友,可姑姑莹草她们拉着我说吾还有汝的一整个大江山呢!哎!不过不用担心,吾知吾友最喜欢鬼女了,吾就让鬼女去找汝了,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有什么比得上吾友高兴呢!鬼女也有些不情愿,但吾相信,吾友如此英俊,潇洒,雄伟帅气,最重要的是很白,比那个晒非了的晴明多了,一定会打动这个女人的心呢!
                                                                    茨木

吾的友人:
        有狸猫来偷酒时把酒打了,吾看他弱小就赐给他一些,他居然嫌弃,吾很生气,一只狸猫算什么,还嫌弃,吾指责他的时候,他居然跟吾说汝回不来了,真是很过分,汝要不要惩罚他,吾已经让他去找汝了,为了防止他跑了,吾没有让他完整的去找汝,红叶应该到了否?吾给她穿了特别漂亮的白无垢,她看似一脸嫌弃,实际应该也是欢喜的呢!
                                                                    茨木

吾的挚友:
        天冷了,又是一年冬天到了,不过冬天到了,酿酒的日子也不远了。吾想了又想,吾友在吾心里时时刻刻都是王,了一个王怎么能身边只有一个女人陪伴呢?大江山没有了吾友还是大江山吗?吾友没有了属下也不能称鬼王,不能这样,所以吾陆陆续续地送了些小妖去找汝,他们很舍不得这里呢,可是没办法,吾不是能统治他们的妖呢,吾知吾友虽不说,但也挺喜欢姑姑与莹草的,吾也很喜欢她们,虽然他们最近总说一些吾听不太懂的话,和狸猫说的一样,但吾对他们生不起气来,他们也给吾那么多的温暖了呢,吾想最后和他们一起去找汝,吾想她们再陪陪吾。原谅吾的这点私心吧吾友,毕竟温暖越来越少了呢。
                                                                    茨木

吾的挚友:
        大江山妖口越来越少了,清清冷冷的,姑姑与莹草儿要偷偷离开被吾拦下了,吾很失望,她们怎么能抛下吾,吾视她们那么重要,吾原来还是那么不招人喜欢啊,吾把她们送过去了,吾友现在那边一定很热闹吧,再等些日子,吾就去找汝,吾的酒酿越来越多了,过几天吾会把一些日子过长的酒处理掉,现在,吾有些累了。
                                                                    茨木

吾友:
        吾发现汝了!
                                                                     茨木

吾友:
        吾现在在汝身边为汝写最后一封信,日子太久了,汝脖子上的针线都被泡的脱落了,才不承认是当时吾缝的不好。酒虽过了最好的时候开,但仍很好喝,吾渡了口给汝,汝一定会喜欢的,吾拥着汝呢,吾望着汝呢,酒液好凉,吾的身体好冷,但吾这一生,从未像现在这样幸福过。
                                                            茨木童子
  
        “青行灯姐姐,这就是那一山血酒的故事吗?”
        “是呢!”
        “那为什么,为什么他那么残忍,我却控制不住想哭呢?”红发小妖怪抹了抹眼泪。
        “喂,茨木!回家了。”白发大妖不耐烦的喊。
        “哎,下次在听你讲,我爹找我了。”小妖怪一边跑走一边说。
        “你爹?”青行灯看到大妖威胁的眼神,收敛了笑,憋的面红耳赤。
        良久,她看着一大一小远去的背影,勾起唇角。
        “大概是,他是世界上最傻的二傻子吧!”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