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斤八两

喜欢茨木酒吞大天狗带土卡卡西斑柱间数字松

[茨酒]怕是基

下雪了。
        雪花飘扬,目之所触都是一片洁白,天气冷的好像要把时间冻住,在这种天气里,酒吞躲在被窝里压着抱枕看着番,仅遮住三点的手边上是一大摞各种味道的泡面。酒吞打了个哈欠,满意的在身下小萝莉脸上亲了口,大有与后宫们待到地老天荒的势头。
        兀的,房间一片漆黑,小姐姐的欧派在屏幕上卡出一个诱人的弧度,虽然多年的宅和撸管影响了酒吞傲人的智商和脑回路,但他还是第一时间注意到别家的wifi还在战战兢兢的工作着,这说明了什么?跳闸了啊,还只有自家,酒吞裹着被子在床上翻滚,但这也改变不了没电的事实。
        良久,他颤抖着套上秋裤,一点一点的把自己从床上有头到脚的拱出去,跋拉着拖鞋泡了碗面,拉开一条门缝,从温暖如春的卧室里探出了一条腿。
        “!”他猛的关上门,回床上又套上了俩袄才走出卧室,从卧室到大门口是一道伟大的征途,到了,到了!酒吞吸了吸鼻涕,理了理油光发亮的头发,视死如归的开了门。
        “唉呀妈呀,挚友俺可找着你了!”
        “卧槽!”
         一个雄壮的白团子猛的扑了过来,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染了毛的熊二。
        酒吞立即当下的往后退:“你谁呀,起来!”
        那大白雪团子一把抱住酒吞的腰,不由分说的往屋里扎,身上的雪抖了一屋子,雪水浸入酒吞的秋裤里,冻得他一哆嗦。“挚友,挚友,你又不认识了我吗,挚友。”
        “谁你挚友,我……”
        突然,小区楼上有脚步声传来,酒吞下意识的想要关门躲避,刚想把这东西一脚踹开,恍惚间望进了一双金眸,金眸,酒吞心里咯噔了一下,顺着这东西的力向屋闪一闪,关上了门。自己也因惯性被那东西扑倒在地,真他妈沉。酒托一手捂着被砸断似的腰,另一只手恶狠狠的捂上一脸激动的东西的嘴,给了他一个敢说话就弄死你的眼神,那东西听话的点了点头,等门外脚步声经过,酒吞舒了口气,刚想把手拿下来,问问这货到底是谁,就感到了手心一片濡湿。
        “!”酒吞一拳打了上去,却被以十指相扣的姿势按在了地上,另一只手也被压住。他才发现,这东西少了一只手,此时正伏下身来想吻他,酒吞拼命挣扎,可他可他力气太大了,无果,只能扭着头躲避着大喊:“你到底是谁?”
        那东西兀的愣了,随即一脸受伤:“挚友,我是茨木啊!”
        茨木?酒吞咂了一会这个名字,那东西,就是茨木见他神色稍松动,一张大脸又想往下压
        “艹!我管你茨木,茨土的,快给我滚起来。”酒吞双腿不断扑腾,茨木只好讪讪地爬起来,坐一边。酒吞单腿跳了几步找到自己另一只拖鞋,随即一把握上衣架抵上茨木的脖子,“快出去,要不然我报警了!”
        茨木不明所以,金眸困惑的眨着,“挚友是终于要和我一战了吗?”他渐渐现了妖象,崎角和妖纹浮现,仅剩的一只手也有了变化。
        “我艹我艹我艹我艹,这他妈什么玩意?”酒吞吓得差点坐地上,他扭头就往客厅跑,却被一把拉住。妖怪的呼吸喷在颈边,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咬断脖子,酒吞出了一阵冷汗,下意识的举起衣架往后捅,茨木手疾眼快的顺势把酒吞拉进怀里,紧紧束缚。酒吞放大的瞳孔正对上那一双深不见底的金眸,“用把铁丝就想制度我?”茨木抬手拧弯衣架扔一边,真遗憾,真遗憾。酒吞心凉了,死了死了,没有和小姐姐们死在一起,真遗憾,真遗憾!
        “真不愧是挚友啊,哈哈哈”大妖怪松开酒吞,拍着酒吞肩膀发出震耳欲聋的大笑。
        “?”酒吞强忍着被拍吐血的欲望一脸懵逼。
        “看这头发,一如既往地闪着莹润的光泽。”那是油的。
        “看这身躯,一如既往地威武雄壮”酒吞瞄了眼自己深宅的标配身材,觉得这妖怪有点傻。
        “挚友,看到你这样,我跟欣慰啊,哈哈哈哈!”
        “咳,咳!”酒吞到底没受了胸口的震荡,他一边挡着力道下死手的爪子一边咳的天昏地暗,察觉这个傻子还想关切的帮他拍拍背时,下意识的一把推了过去。
        “咚”大妖怪坐到了地上,酒吞不可置信的看了眼自己的手,难道这就是后宫番的标准剧情,——男主天降神力,从此大波美女前扑后继?哈哈哈!
        “真不愧是挚友,站在妖怪顶端的男人,冷静的智商,具有强大的爆发力转为人类也毫不逊色,足智多谋,英俊勇敢……”大妖怪一脸崇拜,却没有立刻起身。
        “对对对,我就是这样的,哈哈……”酒吞昂着头,掐着腰以泼妇骂街的姿势得意了一会后,觉得大妖怪有点不对劲。
        他踮着脚拾起一个衣架,想了想,又换成不锈钢的扫把柄,死死的抵在大妖怪的下巴上让他微抬头。长得不错,呵呵呵,艹,想啥呢。他猛的拍一下自己的脑门,大妖怪白皙的脸上有两轮不自然的嫣红,“挚友~”
        酒吞翻了个白眼,慢慢伸手过去,“我不是你挚友,别乱动,让我看看你发烧没?” 伸了一半,酒吞想起了什么停住了,“可不许咬人啊!”
        “不,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讨厌~”大妖怪手不安分起来,酒吞没忍住一扫把敲了上去,这下清醒了不少,果然,穿这么少身上裹上了一层雪,就算是妖怪,不生病也有鬼了吧,这角的手感也挺好……
        “挚友~别摸了,快来与吾一战……”
        酒吞反应过来猛的收回手,接着下意识的扶住向后仰去的大妖。他拍拍大妖身上的雪,拉着大妖的肩窝往屋里拖,真沉,像拖了一个二百斤的孩子,想了想,他觉得自己有点亏,金眸那么多呢,万一不是呢?就勒着大妖的下巴一边用大妖高热的体温温暖手,一边拖。

https://m.weibo.cn/6349811740/4200866950840140
  余下见链接  手机党见评论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