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斤八两

喜欢茨木酒吞大天狗带土卡卡西斑柱间数字松

[all茨/狗茨/酒茨]有恃无恐2

号外号外,大妖负伤昏迷,却惨遭痴汉尾随

终于到了,幸运的是一路都没有什么妖怪出来作乱,茨木推开门准备迎接一头一脸的尘土,他很久没有来过了,久到他在来之前都不能确定这屋子还在不在,但屋子却干净的紧,好像是经过定时打扫一样,不过茨木顾不了这么多了疲惫寒冷包裹着他的身心,他本想先清理一下自己身上的血垢,却控制不住身体一头栽在地上,昏了过去。
       莹草是定时来给茨木打扫房间的,她总觉得一个妖再怎么强大,也要有个能令自己安心的地方,茨木看似强大而不可接近,眼里除了挚友谁都容不下,可真正了解他的都说他是个迷糊,一根筋的小笨蛋,总是“挚友,挚友”的满世界的乱找酒吞,活力满满,莹草想到这,心情颇好,有个想到达追随的人和地方也许是好事呢。
        茨木回来了?莹草感到了茨木的些许妖气,微弱,几乎没有,却夹杂着血腥味,怎么回事?莹草加快了脚步,恨不得飞起来,推开门,她看到趴在地上的茨木,恐惧的眩晕。
        莹草定了定神,把茨木从地上拉起来放床上,茨木体温高的吓人,眉头紧锁着,好像在经历什么痛苦的事。莹草撕下一块衣摆浸了冷水搭在茨木的额上,然后解开茨木的上衣找伤口,触目一片青紫,甚至还有的结了血痂的牙印,锁骨,脖子,胸口,就连背后也是细微得擦伤,莹草瞳孔猛缩。血腥味,青紫,擦伤,高烧,牙印,她好像明白茨木遭遇什么了,胸口憋闷,她眼眶盈了泪,如果那里伤了茨木有多疼可想而知。可是究竟是谁,莹草抹了抹泪,她刚想把茨木的裤子拔下来察看,就听到了房屋上空一阵翅膀扇动的声音,厚重的妖气使她警觉起来,如果是趁现在来挑事的,那还真是挑对了时机,莹草眯了眯眼,把被子给茨木盖好,布了个结界罩住茨木,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小笨蛋!(真不愧是草爸爸)
        大天狗一脸懵逼,两天前,他正好飞过这片林子,突然嗅到了夹杂着血腥味的茨木的妖气。本来茨木与他素来井水不犯河水,过去几百年时光,他只是看着他默默地讨好酒吞,受到打击后很快自我痊愈,而且越挫越勇,一边看一边不爽,不爽还看他把这种不爽归结为自己同为大妖,不愿看到别的大妖卑躬屈膝,而不爽还看则是好奇,对,好奇一个妖会为了所谓挚友做到什么程度,不过茨木怎么会这么虚弱,走路不稳,是腿部受伤了吗?大天狗犹豫了一下,还是收敛了妖气,悄悄地跟了上去,他在茨木屋外藏两天了。在这期间他吓跑了很多试图图谋不轨的小妖,茨木却始终没有出来,妖气却越来越弱,他想进去看看,可不知怎么面对这个几乎对自己没有印象的家伙。在踌躇时,莹草儿来了,他一眼就认出这是喜欢和茨木玩的小丫头,能奶能打人称草爸爸,刚放下心,放出压抑的妖气,一个漂亮的起飞想走,就被“叮”的一下,打了下来。

评论(8)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