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斤八两

喜欢茨木酒吞大天狗带土卡卡西斑柱间数字松

[带卡] 环

  卡卡西走在去火影楼的路上。
 
  卡卡西这几天的精神都不好。

    因为从几天前开始几乎每个遇到他的人都在提起带土的事。

   有时明明是自己一个人走在街上,却偏偏有人打招呼说“带土大人好,卡卡西大人好。”就像那个早已死去的人真的在身边一样,就像那个人没有使消失十八年,就好像他没有发动四战一样。

  “哟,这不是卡卡西大人吗?”是红豆糕老板,“今天带土当然没和你一起来吗?今天他在这里买了很多红豆糕呢?虽然当上了五代目,还跟当初的小孩儿一样呢,真是令人欣慰啊。”

   卡卡西努力抑制住自己内心的翻涌,用最大努力做出来的轻松的声音面对他人,带土,又是带土,每一个人都有关于带土的记忆,他的哭,他的笑,他实现梦想,当上了火影,他的爱好,他的事件,所有人都认为自己和他整天在一起,而自己却看都看不见他,哪怕一点四站他化成碎片之后的记忆都没有,真残忍呢。

   就连到了火影楼后遇见的大和,在看到卡卡西一脸委靡不振,无情打采后也学会了一脸猥琐的嘿嘿笑着问“前辈~是不是带土桑太厉害了,要节制啊,毕竟我们忍者身体是本……”“砰”卡卡西把噪音污染关在办公室的门外,长舒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想办公 却根本没办法集中精神。各种办法都尝试过了,可是仍然有一个带土存在。一个除了自己,所有人都能感知到,看到,触到的带土,为什么?卡卡西也向学生说过这个问题可换来的是,“哇!带土老师死了!我们看到的难道是鬼?唔!混蛋佐助,你打我干嘛?”“闭嘴!白痴,喂 卡卡西这是你和贤二秀恩爱的新招式吗”“佐助君,要叫我,老师”“哼”“那个,师母,你要不要去医院呢,我也有修精神科的,有需要的话让带土老师带你去找我,好嘛”“。。。”

   无果,那既然这样,就让他存在吧,就当一直在这里吧,他们都这么说的,不是吗。
就当他一直存在,即使梦醒时分,枕边冰凉,但早已习惯了不是吗,可是,可是,身边人都接踵而去,带士一定是在怪自己,要不然怎么会只有自己看不见他,他是那样好的一个人啊。

  卡卡西终于正常了,在所有人眼里都正常了,不在整天说带土不在,也不频繁的找佐助说要解幻术,只是别人在同时像他和带土大人打招呼时会猛的一惊,喃喃的说一些别人听不清的话,但这时候带土大人就会上前结围,总之,带土大人真是个让人放心的人啊。

    过了很久,卡卡西出任务,s任务的危险性,总是不可估量。卡卡西在困在山洞里,石头掉在身边的感觉,竟然有现似曾相识。只是再没了那个因护着自己而被压在石头下面的傻子了。原来自己才是一切和带土之间悲剧的开端,卡卡西在浑身生生压碎之前,这样想。

  “卡卡西,卡卡西”,好像听到了带土的声音。卡卡西费了很大力气打开沉重的眼皮,一头熟悉的黑短炸和那张泪流满面的唇,脸映了满眼。

   卡卡西还是没忍住,一摸水光从眼角滑下流入鬓角。“别哭,吊车尾,真蠢,我是怎么了”“卡卡西你个废物,因为看小黄书不看路就掉进下水道,大和,鸣人和佐助他们的都很担心你。”“那你呢?”“我,我才不担心你,这个世界是虚假的,这个会因为看小黄书,摔晕的卡卡西是虚假的。”“原来是个梦啊”卡卡西闭了闭眼睛,带土出去叫医生了,房间里又重归安静。

   窗外,空中红色月如勾。

评论

热度(29)